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旅游频道 > 旅游超市 > 内蒙景点 > 正文
北京:以鸡命名的胡同
时间:2014-04-20 14:48:56    来源:    浏览次数:    旅游首页    我来说两句()

乙酉年即将来临,生肖为鸡年的话题就多了起来。“鸡”的谐音是“吉”。在北京的胡同中以鸡命名的不少。老北京人将住在以“鸡”字为地名的地方视为吉利。

在朝阳门外,原有鸡市口胡同,成路于清代,此处曾是鸡鸭市场,故名鸡市口。据《宸垣识略》记载,“东城副指挥署在朝阳门外鸡市口。北营外西一守备署在朝阳门外鸡市口头条。”民国初年,寓意吉祥,取其谐音,易名为吉市口,吉市口胡同。鸡市口头条胡同 易名为吉市口头条胡同。今吉市口头条、二条、三条、四条、五条、六条、七条、八条、吉市口东巷、中巷、下坡等,都是由当年的鸡市口演变而来的。

西安门大街路北,早年也曾有过一个鸡鸭市场,其地称鸡鸭市胡同。民国初年雅化为集雅士胡同,意为雅士们会集到了一块儿。名称虽然雅了,但是鸡鸭市的历史韵味却没有了。现如今,这个胡同又易名为西安门北巷,为北京居士林所在地。

从前,北京有两条胡同是以“鸡爪”命名的。东城区的鸡爪胡同,位于东四牌楼东边儿,是一条长不过229米、宽不过8米的小巷,总共不过十几个门牌。这个胡同是由三个分

支岔道组成的,鸟瞰地形,就像一只老母鸡的鸡爪。相传“临时总执政”、“国务院总理”段祺瑞就曾居住过鸡爪胡同。段祺瑞是1924年12月24日就任“中华民国临时总执政”的,老北京人称鸡爪胡同为鸡罩胡同,鸡罩有鸡笼之意。一位堂堂的执政大人竟然住在“鸡罩”里,岂不有伤大雅。段祺瑞为此不悦,遂命警察总监按照鸡爪胡同的谐音,改成了吉兆胡同,取预兆吉祥之意,并沿袭至今。

西城区也有一条鸡爪胡同,位于阜成门外北礼士路。1986年群众出版社出版的《北京市街巷名称录》收录了这个地名,后改名为北礼士西五条。明清年间,在此附近有驴市。相传驴市旁的街巷缺乏规划,斜岔分支较多,俯视犹如鸡爪,故称鸡爪胡同。因其位于北礼士路西侧,自北向南数第五条胡同,遂改名为北礼士西五条。

崇文门外,早年有火鸡胡同,相传此处在明代曾有水塘,水面较宽,常有红色飞禽栖居于此,这种鸟的形象类似火鸡。到了清代,这片水域因为治理不善,水面被淤积成很小的水塘,遂成民居,火鸡不见了,空留火鸡胡同之名。清末,著名花旦演员俞玉芹在醇亲王府的资助下,于彼岸建设广兴园戏园,著名京剧演员谭鑫培、杨小楼、余叔岩等常来此献艺,从此这一带成为当时南城最热闹的地方之一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广兴园戏园歇业,火鸡胡同放弃了自己的本名,沿用了广兴园的名字,遂成广兴胡 同。《北京市崇文区地名志》“新旧地名变更对照表”中尚收录有“火鸡胡同”之名。

在诸多以鸡命名的胡同中,南城的宝鸡巷当是资历最深的。明人张爵著《京城五城坊巷胡同集》称,“正南坊,四牌二十铺”,其中就有“猪市口、厨子营、牛血胡同、宝鸡巷”。到了1919年,“猪市口”易名为“珠市口”,“厨子营”易名为“储子营”,“牛血胡同”易名为“留学胡同”,“宝鸡巷”易名“保吉巷”。“宝鸡巷”里“鸡”不翼而飞了,早年陈迹也已无迹可寻。

如今在北京南苑,有鸡鸣胡同和鸡鹅房胡同,疑为清朝南海子行宫遗存。古人视鸡鸭鹅为上等美味,有“无鸡不成宴”之说。以鸡鸣为早晨报时的信息。《诗经》云,“女曰:鸡鸣。士曰:昧旦。子兴视夜,明星有灿。将翱将翔,弋凫与雁”。大意是说:妻子听到鸡鸣,悄悄对郎君说:“鸡叫了。”丈夫翻了个身,懒洋

洋地说:“天还没亮呢。”妻子抚摸着丈夫的头又说:“瞧瞧窗外的天空,虽有明星闪耀,但鸟儿就要满世界飞了。”

早年在东单二条路北,有一个大宅门,门上有一副以鸡为题材的对联,堪称一绝:“盍簪喧枥马,束带听鸡鸣。”宅主人翁同龢,是光绪皇帝的老师。昔日皇帝上早朝,文武百官则在鸡叫天明之前,便起身着装,跃马扬鞭奔向紫禁城。那时,钟表尚未发明,“鸡鸣”便是最佳的报时家禽。对联显示了翁老先生忠于朝政之勤快。可惜,他的住宅在光绪二十六年被八国联军侵犯焚毁。庚子事变以后,门巷不可复识矣。

清末,北京东江米巷改名为东交民巷,驻进了各国公使馆和外国兵营,其中不乏侵略军驻地和洋行,只许洋人出入,而不许华人入内,街口持枪站岗的和碉堡内放哨的,也是洋人警察,甚是嚣张,猖狂一时。当时,人们曾将东交民巷改名为“切洋鸡鸣街”,寓意是“金鸡啼后鬼生愁”,意在打倒帝国主义。雄鸡一唱天下白,新中国成立后,中国人民站起来了,受外国侵略者欺辱的时代已经过去。改革开放的新时代,人们可以尽情地欣赏雄鸡高唱,靠合法的劳动发财。

分享到: 更多
责任编辑:
相关阅读:
网友评论:
用户:
 密码:
 验证码: 
 匿名发表
如果你对旅游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,请到交流平台反馈。
企业服务
推广信息